孙宇晨、王思聪、张康阳:能否成为商业新势力的“三个代表”?

编者按:本文来源自创业邦专栏锦鲤财经,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当下的企业家风头劲出,比如傲视群雄的王健林、马云和马化腾以及雷军们,他们在商界相互杀伐,诸多战役成为经典,但十年、二十年之后谁主沉浮却依旧让人难以琢磨。

因为任何一个帝国里的英雄都逃不过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命运诘问,眼看老一辈商界领袖在市场长河里跌宕起伏多年,走到如今,新一辈的商业人才似乎也在渐渐显露锋芒。细数眼前,简择三个大众熟知的代表人物,商业圈的新秀们在未来有机会成为新一代领头军吗?

孙宇晨:成也营销,败也营销

今年对孙宇晨来说是跌宕起伏的一年,2月份刚在微博上宣布为因救人被不幸拘留的赵宇捐助一千万,7月份又为维权的小鹏车车主慷慨提供一千万法律起诉保证金。前脚花费456.7888万美元高调拍下与巴菲特的会餐机会,后脚却突然患病入院,宣布取消会餐。然而祸不单行,紧接着因疑似涉黄,涉赌深陷边控疑云,使得孙宇晨不得不连发数条动态来证明自己一切安好。随后终于在微博发文道歉,声称为自己过度营销与蹭热度的行为深感愧疚。

回顾这位年轻人的过往,大概是因为曾参与过《南方周末》中一篇深度报道文章《忽悠者生存》的撰写,对此深有体会,又深谙“天下武功为快不破”的硬道理,草根出身的孙宇晨巧妙地将二者合二为一,融会贯通,一时间在商业界扶摇直上。

先是迎合当下热潮,创办主打陌生社交的聊天软件“陪我”APP,后因对数字货币念念不忘,必有回想,孙宇晨很快借着大热的区块链风头,创办“波场币”,并出版自传《这世界既残酷也温柔》,在喜马拉雅发起节目《财富自由革命之路》。

这两项成了他在商业界崭露头角的主要成绩,随之从一个普通的学生晋升成自带无数荣誉的成功者:2011年亚洲周刊封面人物”、“2014年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2015年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2015 CNTV中国互联网年度新锐人物”……

透过这些华丽的标签,将其称为一个年少有为的企业家并不为过,但客观地总结孙宇晨的发展经历,与其说是一名企业家倒不如称之为一名优秀的营销专家,通过他的炒作事迹不难总结出其主要的营销工具有两个,即钱与微博。除此之外,旁人而言的一个普通出生年月在他这里也得到了充分“重用”。孙宇晨喜欢将自己标榜为“九零后创业者领袖”,曾经参加过阿创办的“湖畔大学”,便一直自诩是“马云最年轻门徒”,甚至在与王思聪的“骂战”中,以此为盾。

此前王思聪因在微博转发文章《孙宇晨巴菲特的餐桌上全是“韭菜”》而被怒怼:靠爹的还敢骂靠自己的,80后还敢骂90后,搞个直播就倒闭的敢骂还在创业的,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诚然,梁静茹躺着中枪,亦诚然,孙宇晨努力将“年轻”宣传得满城风雨。

“营销”固然是把好用的刀,它曾在孙宇晨上升期助过一臂之力,过度的曝光能很好的提高知名度,进一步为“陪我”与“波场币”争取到用户流量。例如去年小黄车押金危机,他照例在微博宣布为部分车主退押金,当天波场币便涨幅10%。再则赵宇事件让他一条微博的转发6万+,评论6000+,点赞20万+,热度堪比流量明星。

然而成也营销败也营销,高潮的手段渐渐适得其反,大众的新鲜感退去后,取而代之地则是一些贬义的戏谑与嘲讽。随着“陪我”在市场上销声匿迹,波场币深陷币黑与白皮书抄袭的危机,他致力想固化的“九零后创业领袖”标签渐渐透明,反而被称为“币圈贾跃亭”,又因疯狂营销被誉为“币圈卡戴珊”。

7月23号,孙宇晨宣布因病取消与巴菲特的会餐一事迅速冲到微博热搜榜,一时间各大媒体的头部新闻全是他的身影,仅几个小时,波场TRX 的币价触及当时最低点0.025USDT,一度跌去 11.86%。时至今日,孙宇晨自身的热点新闻依然层出不穷,关于他的动态能在一天里席卷各大财经网站,但孙宇晨本人却尚不知身处何方。

自古宝刀皆双刃,痛快的血雨腥风过后,这位年少有为的终于被自己的营销手段不慎割伤羽翼。

王思聪:兴趣只能是辅助,不能是保障

如果说孙宇晨是将金钱与微博当成了武器,那对于彼此相看两厌的王思聪来说,这两者不过区区玩物。王思聪有个众所周知的外号叫“纪委”,日常的行事风格与孙宇晨大同小异。孙宇晨是可怜人,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透过他走火入魔的狂热行为,依然可见为营销发展而苦苦挣扎的血泪心酸。王思聪不一样,尽管他一直在摈弃万达太子爷的身份,但不得不承认这层身份依然是他肆意妄为的最大靠山。

王思聪在生意场上是有资本的,他有足够的资金后台与辽阔的眼界野心,在电竞尚处于下沉市场时,他的第一笔投资便选择组建IG电竞俱乐部,取得不错成绩后,在互联网经济的大环境里借助热度一骑绝尘,紧接着投资网鱼网咖,为树立自身在网络直播界的地位,又创办了“熊猫直播”,一度成为直播行业前三,入股英雄互娱后累计赚取5181万元,收益率高达65%。国内各大视频平台模仿韩国推出练习生选秀综艺时,他的“香蕉娱乐”也赫然在列,相继培养出组合偶像林彦俊,尤长靖与傅菁。这些初期成绩不菲的作为让他在商业圈的年轻一辈中大放异彩,其父王健林也盛赞他有商业头脑。

但王思聪的性格短板也十分明显,他太过张扬肆意,从某种层面上来说王思聪跟孙宇晨是一类人,只不过各自的出发点不同,前者是“恃财放旷”,敢说敢做敢出头,后者是“为财放旷”,营销吃相太难看。

王思聪的性格短板最初体现在他日常的微博动态上,在微博里他的“人生重点”并不是致力去“超越父亲的高度”,反而担任起“纪委”的身份。从商业圈里的小米雷军,京东刘强东,俏江南张兰一度扩展到娱乐圈,不仅自家选手息息相关的杨超越他要出来嘲笑一波,连谁出轨谁吸毒他也要来横插一刀。如此随心所欲的性格“特色”同样体现在他自主创业的方向上,王思聪最初选择收购濒临解散的CCM电竞俱乐部,组建IG电竞俱乐部很难说他是因为敏锐的商业嗅觉,这其中兴趣爱好占很大一部分原因。从“熊猫直播”与“香蕉娱乐”也可以看出王思聪的商业方向更偏向文娱化,这难免与他“娱乐圈纪委”跟“网红集邮册”的双重身份不谋而合。

诚然,兴趣会是位好老师,但兴趣不会是覆盖一个企业发展的坚固保障。王思聪旗下的员工曾评价他:只出钱不出力。随着Dota的衰落,《王者荣耀》等头部游戏抢占市场,游戏联盟开始渐渐失势。最开始冲“万达太子爷”身份加盟熊猫的主播们,例如“当家花旦”周二珂等人纷纷跳槽,带走熊猫大量用户流量。另一方面,香蕉娱乐尚在学习韩娱的运营模式,重金打造优质艺人,但国内娱乐圈里走马观花似的流量明星一旦失去热度无疑是致命的。

今年3月,流量人气不断凋零的“熊猫直播”官方宣布关闭服务器,在一片狂刷“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熊猫落幕”的弹幕声中,一贯意气风发的王思聪难得沉默离去,或许,这位不知人间疾苦的“太子爷”终于意识到生意场并非游戏场,商场上从不允许开局挂机,也难以组队重来。

张康阳:低调是优点但也是硬伤

在中国的众多商人之子中,苏宁张近东之子张康阳时常被提及与王思聪比较,遂有“北思聪,南康阳”的说法。相比于上述高调的两位,张康阳的为人处世低调沉稳,颇有乃父之风。

苏宁算得上是家族企业,张近东在对后辈的教育方式上极大的学习了李嘉诚,张康阳自小开始参加公司高层会议,接受商业熏陶以培养敏锐的商业嗅觉。

但比起王思聪的国民度,张康阳明显逊色几分,除了苏宁少东家的身份,广为人知的也便只有国际米兰俱乐部主席了。在国际米兰连连败北陷入低迷期时,年仅25岁的张康阳站上意大利股东大会主席台,开始接手国米,仅两年,在他掌舵下的国米品牌价值与商业价值大幅度提高,2018年,国际米兰俱乐部的品牌价值增长超过100%,达到3.89亿欧元,在同行业俱乐部中排名上升至第13名,张康阳随之在商业圈名声大噪。

浏览张康阳的社交账号,会发现他的日常动态主要以足球与俱乐部现状为主,从这一点来看,王思聪的社交动态俨然不像个企业家,反而是个名副其实的“纪委”。

一直以来“低调神秘的继承者”是张康阳的代名词,但是从孙宇晨的过度营销中吸取教训,倘若过度低调,锋芒反而会被父辈的光环与环境的认知所淹没。“家族企业”历来颇受争议,远到李嘉诚近到黄章,虽没有直接证据来证明家族企业缺乏发展前景,但据中国企业家杂志报道:取样300万家族企业进行调查,经营10年以上的企业仅占10%,“寿命短”的特点是家族企业的通病。而对于年轻的张康阳,过于低调会被外界所遗忘,对苏宁的信任会更大程度地继续加注在张近东与侯恩龙等几名老将身上,长此以往,老骥伏枥,苏宁在市场上的地位怕是会大打折扣。

如今,张康阳全权接受苏宁小店,作为苏宁为线上零售所布下的一步棋,苏宁小店的情况并不乐观,持续扩张带来的是巨额亏损。根据去年10月份苏宁公布的数据显示:苏宁小店当年1月至7月亏损达到2.96亿元,债务达6.53亿元。当年张康阳接手国际米兰是临危受命,而今历史重演,如何力挽狂澜,扭转局面,对张康阳来说是一个更大更复杂的难题,对外界来说也不失为是一个观望机会。

2019年1月份,张康阳因国际米兰俱乐部项目,北京大区苏宁小店,投资集团TMT投融资等项目从父亲手中接过“董事长特别奖”,这也标志着苏宁离“太子登基”的日子越来越近。

吴晓波曾说过,成功继承家族企业是一个长期艰难的磨合过程。所幸张康阳贵在年少,如此看来,孙宇晨一直引以为傲的“年龄论”也不是全无道理。

尾声

寥寥数人不过冰山一角,简评三位不过是因为三者各自不同却又各自相似。所谓英雄自古谁评说,一代英雄老去,必然会有如潮的后辈济济而出,周而复始方能永固,年轻一代固然不能将其取而代之,但青出于蓝的机会值得期待。

锦鲤财经,专业有趣好运气,公众号:jinlifin。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